-

看著跪地求饒,醜態百出的段皓,鳳莫寒眼中閃過鄙夷之色,暗道:“愚蠢。”

陳天陽笑,輕笑,搖頭輕蔑道:“既然冇什麼價值,那留你何用?”

隨著陳天陽話音落下,赤練停下來給陳天陽按摩的動作,看向了跪倒在牆邊的段皓,眼中殺機儘顯!

幾乎是在瞬間,一股濃烈的殺機,籠罩住了段皓。

段皓心生恐懼,知道下一刻,自己就會死無葬身之地,突然,他也不知道哪裡冒出來的勇氣,一咬牙,猛地站起來,雖然雙腿還在顫抖,但是厲聲道:“陳天陽,你不能殺我,你可知道,我是段家的人,段家實力雄厚,武道與醫術並列雙絕,其中家族中高手如雲,就算是宗師級強者也有數位,你如果殺了我,段家絕對不會放過……”

突然,他話還冇說完,隻見陳天陽眼神玩味,嘴角更是泛起輕蔑的笑意。

還不等段皓反應過來,突然,隻見眼前銀芒一閃而逝,他話語戛然而止。

下一刻,段皓脖子上出現一道觸目驚心的傷口,瞬間鮮血飆濺而出,人已經直挺挺地躺在了地上,死的不能再死了。

不過,段皓就算是死了也還睜大著眼,似乎是不相信,自己會死的這麼突然,這麼措不及防。

他死不瞑目!

鳳莫寒雙眼驀地睜大,眼現驚駭之色,心底湧現出真正的恐懼。

赤練一身紅色風衣鮮豔如血,站在段皓屍體的旁邊,手中還拿著一柄鋒利帶血的匕首。

她居高臨下,瞥了眼段皓的屍體,寒聲道:“我不喜歡聽彆人無謂的叫囂,更不喜歡有人當著我的麵威脅主人,你死有餘辜!”

說罷,赤練甩掉匕首上的血液,轉身,向陳天陽走去,一邊走,一邊把匕首收了起來。

來到陳天陽身邊後,赤練再度變成了乖巧的侍女,輕輕給陳天陽揉捏肩膀,和剛剛殺人時的神態判若兩人。

陳天陽撫掌而笑,讚歎道:“這一刀出手很快,殺人也乾淨利落,很jskwang.com好,我喜歡。”

赤練心生喜悅,眼中綻放出動人的神采,像個小姑娘一樣,大著膽子,在陳天陽臉頰上吻了下。

香豔,動人。

當然,鳳莫寒絲毫不敢小瞧了赤練,剛剛段皓死亡那一幕,給了他太大的衝擊,他知道,赤練是一條真正的毒蛇,縱然美豔,卻渾身都是毒!

下一刻,陳天陽看向了鳳莫寒,淡淡道:“我再問你一遍,你和鳳斐然是什麼關係?當然,你可以不說,但是,當我問出第三遍的時候,隻怕後果就不是你能承擔的起的了。”

後果是什麼?自然daguang100.com是死!

“咕咚”一聲,鳳莫寒緊張恐懼之下,不由自主嚥了口唾沫,看看卓錚,再看看段皓,知道自己的性命,已經完全被陳天陽掌握,苦笑一聲,道:“鳳斐然是我堂弟,我是他的堂yundianxian.com兄。”

“很好。”陳天陽點點頭,讚賞地笑道:“我喜歡和聰明人說話,看來,你足夠聰明,我再問你一個問題,鬼醫門在長臨省的勢力,到底有多強大?”

“不知道。”鳳莫寒搖搖頭,突然,他看到陳天陽淩厲的目光,連忙解釋道:“你彆誤會,我是真的不知道,鬼醫門一共有四大家族,而我們鳳家,隻不過是四大家族之一,至於我和鳳斐然,在鳳家中也隻是旁係子弟,連鳳家的很多核心機密我都不知道,所以我更不可能知道其他三大家族中的情況。”

鬼醫門有四大家族?而給自己帶來不少麻煩的鳳斐然和鳳莫寒,隻不過是鳳家的旁係弟子?那鬼醫門真正的實力,究竟是何等的恐怖?

陳天陽突然覺得自己有些頭疼,伸手揉揉眼睛,道:“把你知道的情況詳細說一下,如果有隱瞞的話,我保證你下一秒就會去地府報道。”

鳳莫寒心中一顫,不敢有所隱瞞,把自己知道的關於鬼醫門的情報,全都透漏給了陳天陽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