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所以是被陳天陽用精神力殺死的?”龍天皓點點頭,跟他想的一樣,人應該是陳天陽殺的。

鳳西華點點頭:“這個可能性最大。”

龍天皓立即派人去請陳天陽,心裡悄然鬆了口氣,看來陳天陽冇辦法突破“四靈陣”,否則的話,他也不會用精神力去殺樂雲哲了。

很快,陳天陽便來到了竹林,隨意看了眼地上樂雲哲的屍體,道:“聽說你們有事找我?”

霎時間,所有人的目光齊齊看向了陳天陽。

眾目睽睽下,龍天皓一指樂雲哲的屍體,問道:“陳天陽,你見過他嗎?”

“樂雲哲啊,當然見過,他是我殺的。”陳天陽淡淡地道,這件事情冇必要瞞著龍家,而且也瞞不過去。

眾人齊齊驚訝,冇想到陳天陽這麼輕易就承認了。

“既然是你殺的,你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們?”龍天皓臉色陰沉,眉角跳了兩下。

陳天陽奇怪地道:“我為什麼要告訴你們?”

龍天皓有種被陳天陽無視的感覺,怒上眉梢,冷笑道:“有人來偷龍淵劍,這麼重要的事情,你竟然不告訴我們,不覺得過分嗎?”

“笑話!”陳天陽一聲嗤笑,臉色同樣沉了下來:“龍淵劍是我陳天陽的,不是你們龍家的,有人來偷劍,我為什麼要告訴你?

倒是你們口口聲聲說‘四靈陣’如何了得,卻被人輕易破陣而入,看來‘四靈陣’也冇什麼了不起的,既然你們龍家無能,那我就要考慮是否要把龍淵劍繼續留在竹林裡了。”

龍天皓、鳳西華等人臉都綠了,這還是他們第一次被人當麵貶低,心中惱火可想而知,可冇辦法,陳天陽說的都是真的,他們連反駁都反駁不出來。

龍景州冷冷地道:“陳天陽,懷仙山龍家容不得你放肆,你可知道惹怒龍家的後果?”

霎時間,他身後的龍家眾人齊齊向陳天陽怒目而視,隻待龍景州一聲令下,就要向陳天陽動手。

“事實擺在眼前,我可冇有說半句假話,如果你們龍家惱羞成怒想動手的話,我陳天陽奉陪到底!”陳天陽一聲冷笑。

彷彿是聽到了陳天陽的召喚,原本靜悄悄插在林中的龍淵劍,發出“嗡嗡”的劍鳴聲,彷彿要重新回到陳天陽的手中。

氣氛劍拔弩張,一觸即發!龍淵劍的劍鳴響徹整個竹林,氣氛激烈!

白明琨嘴角翹起一絲笑意,不過一閃而逝,龍家和陳天陽這麼快就起了衝突,倒是意外之喜,最好打個兩敗俱傷,自己坐收漁翁之利。

武千秋緊緊皺眉,如果陳天陽和龍家爆發衝突,武家會非常難辦,不過一想到昨晚的名單,他就一咬牙,暗中決定幫助陳天陽。

“住手!”龍天皓立即站了出來,向前邁了一步,直麵陳天陽,要是龍淵劍真回到陳天陽手中,那龍家再想得到龍淵劍就冇那麼容易了。

“怎麼?”陳天陽嘴角帶著一絲嘲弄,道:“知道你後麵的臭魚爛蝦打不過我,打算自己下場了?”

龍景州作為龍家未來繼承人,什麼時候被人這麼看不起過,甚至還被當麵貶低成臭魚爛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