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/]

葉辰聽到這裡,冷哼一聲:“一個日本家族,也配拿來在我中國的土地上炫耀?信不信就算伊藤雄彥站在我麵前,隻要他敢跟我裝逼,我照樣打得他跪地叫爺爺。”

“混蛋!”原本還因為女朋友的不禮貌,而對葉辰心懷一些愧疚的田中浩一,忽然之間暴怒起來。

他厲聲嗬斥道:“竟然敢對伊藤先生不敬,是嫌命太長了嗎?”

葉辰笑了笑,轉過頭看著田中浩一,冷聲問道:“田中是吧?好久不見了啊。”

田中浩一看到葉辰的那一刻,整個人如同看見了鬼。

他還清楚的記得,葉辰一招廢掉山本一木的畫麵。

毫無疑問,葉辰絕對是他這輩子見過實力最變態的人,算算也冇想到竟然會在燕京機場的愛馬仕專賣店裡遇見這個煞星。

他雙腿一軟,噗通一聲就跪在地上,在地上跪行了幾步,來到葉辰身邊,恭敬又惶恐的說:“葉先生對不起!我冇想到是您!真是萬分抱歉!”

田中浩一自然是害怕葉辰的。

當初,日本國寶級高手山本一木,隻是跟葉辰裝了個逼,就被他打成了一個廢人,自己說什麼也不敢忤逆他啊!

否則,萬一葉辰一個不高興,直接把自己廢了,但自己隻能zhiheyiguan躺著回日本了。

田中浩一滅了那個女人,眼見他忽然跪下,向這個男人認錯道歉,心中詫異不已,急忙就要伸手拉他起來,口中氣憤的ier說:“浩一,你是不是瘋了?你可是伊藤會長眼裡最有前途的年輕一代,前途不可限量,怎麼能隨便給一個陌生人下跪呢?”

田中浩一憤怒的伸出手,一把將這個女人拉倒在地,厲聲喝道:“放肆!誰讓你在葉先生麵前出言不遜的?趕緊給葉先生跪下道歉!”

那女人被田中浩一拉倒在地,哎呦一聲,膝蓋磕得生疼不已,委屈的說:“浩一,你這是什麼意思啊?!”

田中浩一抬手就給了她一個耳光,罵道:“還他媽在這廢話,趕緊道歉!”

那女人被打得有些錯愕,但眼見田中浩一這麼緊張,心裡也有些害怕,於是隻好支支吾吾的對葉辰說:“先生,對對不起,都是我的錯”

葉辰懶得跟這兩人一般見識,冷聲道:“你們兩個人給我記住,我不管你們在日本有多少人上趕著巴結,隻要在中國的地界,你們倆就給我低調一點,俗話說得好,猛龍尚且不能過江,你們兩個人又算什麼東西?”

田中浩一急忙點頭,哀求道:“葉先生,我知道錯了,以後我一定低調做人,也教會這個蠢女人低調做人,求您不要跟我們倆一般見識。”

葉辰不屑的擺了擺手:“滾吧。”

田中浩一聽到葉辰說出這兩個字,頓時如釋重負,急忙感謝道:“謝謝您葉先生,我們這就滾,這就滾”

說完,急忙起身就要往外跑。

葉辰忽然想起什麼,叫住他道:“等一下!”

田中浩一嚇的渾身一顫,緊張的問道:“葉先生,您還有什麼吩咐?”

葉辰淡淡道:“我問你一個事兒,你給我老實回答。”

“好!”田中浩一急忙點頭:“您放心,我一定知無不言!”

葉辰冷聲問道:“你們家大小姐現在怎麼樣houzt了?”-